儋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学习了解儋州革命史
发布时间: 2012-12-20 9:05:03 关注次数: 5954 次 来源: 儋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学习了解儋州革命史

弘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

谢有造

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坚定理想信念,坚定共产党人精神追求。”我们党员、干部矢志不渝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而奋斗。要抓好党性教育这个核心,学习党的历史,弘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权力观、事业观,坚定政治立场,明辨大是大非。胡锦涛总书记在报告的最后部分,特别号召我们青年人“永远热爱我们伟大的祖国、永远热爱我们伟大的人民,永远热爱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在投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让青春焕发出绚丽的光彩”。

今天,市委组织部组织本系统的党员干部,特别是青年干部,共同学习儋州革命史、党史、意义深远。这也是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的实际行动。通过学习,了解儋州革命的艰苦历程,了解我们革命前辈为了追求真理,实现理想,百折不挠,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的革命精神,更加坚定我们永远听党话、跟党走的决心,在建设美丽儋州,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事业中,作出更大的贡献!

下面从四个阶段讲述儋县革命史,不是什么讲座报告,而是共同学习,互相交流。

儋州的革命斗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不断地发展壮大,充分体现了儋县的党组织和儋县人民英勇顽强,百折不挠的革命精神,是琼崖革命23年红旗不倒的相当重要组成部分。在琼崖革命几次遇到挫折、危险的关键时刻,儋县的党组织、共产党人、人民群众,做出巨大的牺牲,挽救了琼崖革命。在琼崖革命史上占有极其重要地位,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光辉的一页。

一、从“五四”运动到建立儋县县委(1919-1927)。

自古以来,儋州就有光荣的革命传统,从西汉到清末,发生过20多次较大的农民起义。明弘治14年即公元1901年,七坊峒黎族农民符南蛇(名玉辉)组织七万多汉黎人民起义,攻陷感恩,围困儋城、临高,声威撼动海外三千里,海南几危。光绪11年即公元1885年,儋临大旱,商人勾结官府囤和粮食,哄抬粮价,客家人黄邹强组织2000多人起义,据抱舍、田表、洛基、那大、四方山、大星、和舍、兰洋、岭仓、南丰据点,发展到5万人,攻入金江,得到万州、乐会、陵水、崖州农民响应,攻下定安的南闾、仙沟、雷鸣和澄迈的新吴、感恩的西乡,震动清皇权。到民国元年即1917年,沿海人民自行组织武装,成功接应桂系护法军莫荣新部在海头港登陆,击退龙光济残部。

鸦片战争不久,丹麦、美国等西方列强,利用传教、经商、办学校立医院名义,进那大、南丰办教堂、侵占土地、置产业、勾结官府欺压人民、屠杀人民,一次就屠杀儋县文人志士羊俊、刘文楷、陈定等70多人。1919年辛亥革命爆发,军阀混战波及儋州,西军与龙军作战失利,龙军在新英屠杀数千人,烧毁民房数百间。新英地区人民、海头黄文中、峨蔓蒲就给、蒲占熊组织民军,消灭龙军邢德华营100多人,击溃龙军逃窜临高。

1919年5月4日,“五四”运动爆发,儋县各中小学师生集会、游行,声讨卖国贼。县城中和200多人、那大300多人、南丰100多人、王五200多人。特别是南丰的温国良,公开在基督教堂前叫响“打倒帝国主义”、“反对教会愚弄人民”的口号。到1922年夏,日兵侵占我西沙群岛,组织“西沙群岛实业公司”,挖磷矿,夺资源,犯我主权。消息传来,全县中小学一致罢课,游行示威,抵制日货,白马井掀高潮。此间,中和镇创立县立高小、那大成立灵光小学、信安女子小学、全县创办100多间公立小学、36间私立学校。1926年,黄阁士、郑抢经、陈其德和王坚桂创办儋县县立中学即今新州中学,还创办15间平民夜校或社学。那大王延青、海头钟岳、王登根、白马井万蔚周开始组织编演白话宣传群众,儒商、儋州首富“颠人伯”(王坚桂)用犀利笔锋,撰写出版《痛改前非》,揭露地方恶风陋习,抨击贪官污吏,提出抛弃旧思想、旧风俗、旧文化,成了儋州民国期间第一书,视为倡导改革和提倡新风尚的先声。

在这种大气候下,为了换救灾难深重的儋州,一批在新文化运动的影响和推动下的进步青年,纷纷外出求学,追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当时,外出求学主要是广州、府海、北京、上海。游学广州的有黄金容、张兴、黄振亚、何焕琮、温国良、王槐铭、王延青等130多人,就读府海的有吴丹心、蒲公才、谢宝辉等120多人,主要在府海六师和琼崖中学。直上北京、上海求学的有卓浩然、万邱、林之翰、周颂清、吴乾煦、王少棠,林照珠、吴廷贤、谢良佐等。

中国共产党自1921年7月23日在上海召开“党的一大”,1923年在广州召开“党的三大”,广州很多学校都建立起党组织。1923年在广东政法学院读书的黄金容加入了共产党,成为儋籍第一名共产党员。第二年,在广东政法学校、教忠师范读书的张兴、何焕琮、王槐铭、黄振亚也加入党组织,在他们倡议下,成立“儋县留省学生会”,有会员120多人,推举黄振亚为主席,还创办《会刊》,宣传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工农”政策和马列主义。在府海读书的谢振雄、潘祥汉、何国忠、许丙华、万喜、吴丹心等30多人也成立了“儋县留府学生会”,推举陈振雄为会长。就是这批进步学生,利用各种机会,把《新青年》、《每周评议》、《共产主义宣言》、《琼岛魂》、《琼崖简报》等进步刊物、书籍带回儋州,对新文化、新思想和马列主义在儋州的传播,起了关键的作用。

1925年1月,“党的四大”提出领导权问题,7月份,中共广东区委决定派遣黄金容、张兴、黄振亚、何焕琮和王铭槐回儋县建立党组织,次年,广东农民协会又指派周朝侯、王德槐回儋建立农会。应该说,当时能到广州读书的青年,大都是地主、富农、商家子女,有的家有成千亩土地,几百头牛,几十支枪,不忧吃穿,读书毕业还可以谋一官半职。但为了拯救中国,毫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放弃学业回家乡闹革命。当时有个特好机会,儋县县长邢贻炳是共产党员,他于1926年1月成立国民党县党部筹委会时特意吸收张兴等人参加。4月,中共儋县特别支部在县城新州成立,张兴以林海波化名任书记,委员有周朝侯、王德槐、黄金容、黄振亚、何焕琮、王槐铭、邢贻炳。《中共琼崖地方史》指出,“至此,全琼除感恩县和昌江县外,十二个市县都有了党、团的基层组织”。有了特别支部,从外地回来的党员可以过组织生活,又可以发展党员,建立党的基层组织。在特别支部的领导下,黄金容在家乡泊潮村发展林长育、黄天辅、张世德、张神春、陈煌胜等8名进步青年入党,同月建立全县第一个党支部,代号“武工”,黄金容任书记。5-9月,全县发展64名党员又成立了10个党支部。它们是:糯村党支部、6名党员,张兴兼书记;沙井村党支部、5名党员,王槐铭任书记;光村小学党支部、4名党员,张炳辉任书记;海头党支部、5名党员,黄振亚任书记;盐场村党支部、6名党员,谢开琼任书记;水井村党支部,7名党员,曾孔传任书记;英隆村党支部,5名党员,林国柱任书记;新英党支部,4名党员,吴衍熙任书记;山村党支部,5名党员,许荣森任书记;滕根村党支部,5名党员,符玺照任书记。

1927年7月,正是中国共产党成立第七个年头,在泊潮村边大榕树下的祠堂,12个支部的代表(含特别支部),召开儋县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成立了“中共儋县委员会”,选举张兴、黄金容、黄振亚、王槐铭为儋县党的第一届委员,林海波(张兴)任县委书记。从此,儋县革命进入一个崭新阶段。这段历史,广东省党史馆,莫斯科档案馆都有明确记载。

二、从建立红军到云龙改编(1927年8月至1945年8月)

县委成立后,着手恢复农工青妇组织,收集枪支,建立武装队伍,伺机营救狱中同志,实行红色恐怖。

儋县的土地革命自1926年4月在新州中山纪念堂成立农民协会开始。全县10多个乡镇的100多个村庄建立农会和农民自卫军,年底会员发展到一万多人,农民自卫军3000多人。南丰温国良主持召开5000多人大会,公审恶霸陈仕华和镇长,贴的对联是:“莫谓农会无权力,须知农会有强权。”10月,全县遭灾,农业歉收,但地主仍然强迫农民交租、送租,盐场东方农会主席谢梦池等组织1000多人游行请愿,送交《不送租》的请愿书,迫使县府作出收租按地区4成、佃户6成比例计,送租计运费,确实困难免缴的决定。而海头珠江加乐一带20多个村庄的1000多农民,针对海头糖捐局的苛捐杂税,举行游行示威,提出了“废除剥削,铲除贪官污吏,撤销糖捐局”的政治口号,逼使警察局关押糖捐局长何炽昌,取消糖捐局。而大成的土豪陈儒珍等,组织20多名歹徒,劫持在万把村开会的农会领导人,温国良、黄有胜被杀害,中和高第村恶霸地主朱耀南、羊尚宾也杀害了水井农会会员李维成和李垂宽。为了保护农会,打击敌人嚣张气焰,农会在新州召开群众大会,公审处决恶贯满盈的海头大地主李香扶等人。农民自卫军500多人围剿了四方山土匪,游战二天二夜,俘匪首吴亚牛并枪决,击毙土匪20多人,俘20多人。

农民起来,工人、学生运动也兴起。新成立的县委决定举行十月暴动,解放县城。收编四方山受降士兵建立武装连,任刘青云为连长。700多名农民自卫军改编为儋县讨逆革命军,张兴任党代表,黄金容任总指挥,召集各地武装,共1500人,10月10日“双十”节进攻县城。临高党组织领导人王政平、符英华率领200多名临高讨逆军前来支援,11日下午5时攻进县府。县长陈仲章从后墙挖洞,逃遁州城,县府秘书、县长小舅及几十名逃敌被歼。

新州解放后,成立了儋县临时革命政府,发布施政纲领,提出一切权力属于工人、农民、士兵和劳苦大众,提出耕者有其田,没收地主土地,废除苛捐杂税,提出打倒帝国主义和一切封建势力。打开监狱,救出张炳辉、谢开琮等150多名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推举张兴为县长,黄金容、黄振亚、王槐铭、王新铭、林国柱、李友杜为政府成员,设立秘书科、教育科、财政科、武警队和新英、光村警察署。到了11月25日,陵水才举行暴动,占领陵城,成立苏维埃政府。所以说,十月暴动,建立革命政府,是琼崖第一个由共产党组织成立的政府,为陵水苏维埃政府的建立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借鉴。

县政府仅仅成立15天,由于强大敌人的反扑,放弃新州,转守农村。当时很多革命同志集结到光村泊潮一带,敌人多次围剿,最多时兵力达1200人,放火焚烧全村,全村洗劫一空,黄金容年愈80岁的老母陈开娇被活活烧死。我党元气大伤,白色恐怖笼罩着全儋县。

暴动失败后,广东省委秘密指派黄龙和张昊运潜入儋县,联络一段时间回广州汇报,发文指责儋县武装盲动,这是错误的行动方针。实际也是当时“左”倾盲动主义的流毒。甚至指责“县委不许有地主或富农分子参加。”然而,8月下旬黄、张二人返儋任县委书记、委员后,发现与“地方富农割断关系”已无法立足,因为儋州开始加入党组织,闹革命的人,大都是出身地主、富农家庭的知识分子,只好继续安排张兴、黄金容、黄振亚、王槐铭任县委委员。不久,黄龙通过关系调上海沪西区委,他没有安排移交工作,交代接头办法,造成儋县委无形解散,并失去了与广东省委、琼崖特委的联系。

对党无限忠诚的黄金容同志,化装成商人潜入陵水寻找特委机关不果,派胞弟黄正容赴香港找省委。黄正容在港被警察局拘留审查,经同乡营救出来,找到浑代英同志,指示“儋县党组织要以农村作为根据地,继续开展斗争,注意在农村发展党组织。黄金容接到省委领导指示后,以教书为掩护,传达给各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并在苏村发展苏石冠、苏德忠等人入党,成立苏村党支部,同时和张兴上四方山组织红军,铲霸除暴,劫富济贫,有100多人的武装队伍。当时抱舍乡福安村李天然是全县首号地主,田地指手为界,雇长工30多人,有黄牛500多头、水牛30多头,建立30多人护院武装队,勾结民团作恶多端。1930年11月9日,李天然次子李汉志结婚,红军决定铲除之。在长工阿都引领下,张兴率100多名战士袭击,李天然被击中胸膛,重伤倒地,子女扶其逃脱。红军缴获步枪5支,驳壳枪1支。没收耕牛50多头和大量光洋、布匹粮食,分给劳苦大众。这期间,黄金容在光村建立了东田党支部,在海头联系上黄振亚等人,并找到了林克泽,林克泽传达了母瑞山会议精神,决定以建立和健全党组织为中心,继续开展革命斗争。黄振亚把海头党支部改为新市党支部、港口党支部,并到新英建立南岸党支部,组织武装力量决定袭击县政府。由于内应人员不能按计划行事,改袭击了有20多名武装警察的海头警察局,击伤局长吴泮清,部属弃甲逃遁。农民革命武装占领警察局,烧毁文件,缴获步枪6支、子弹500多发。

为了培训新党员,加强联络,筹集经费,壮大队伍,1932年7月,黄金容利用陈汉光旅在海南实行抚民政策,号召开荒自救的机会,办了一个完全由党组织控制的万安农场,在今新盈农场界内。黄金容捐出自家25亩土地,共产党员王槐铭、苏石冠、王茂松、苏善忠也捐出120亩,苏善忠、苏石冠献出400多块光洋作办场经费,由黄金容胞弟黄正容任场长,农场面积包括开荒共450亩,农场收入全部作为革命活动经费。办起全县党员训练班,支部书记、支委都来学习,还召开过区委书记会议、西区专委公署抗日会议,成为琼崖特委沟通儋、临和琼山、澄迈、昌江、感恩等县地下党的交通站。1933年9月,琼特委组建西南临委、符明经为书记,王业嘉、李汉、冯安全为委员,驻扎在峨蔓下浦,租铺楼“白园”为指挥中心,在林屋祠堂办了两期党员学习班,建立儋县工委,由李汉任书记,并发现了北部地区人才蒲广言,即蒲公才军长。恢复了15个老党支部活动,新建了3个党支部,峨蔓党支部、儋中党支部就是这个期间建立起来的,并把全县划为六个区:江北区、西北区、江南区、西南区、林茂区(新州)、新英区,成立县委。共有党支部36个,党员114名。新州月丰联络站建立后,西南临委转到新州,1936年8月移昌感县城。

经过土地革命的锻炼,建立红军,万安农场对党员的培训,西南临委驻下浦,办两期党员学习班,为参加云龙改编打下了基础。

1938年10月21日广州沦陷,琼崖国共两党达成协议,取消红军番号,整编成“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简称独立队),给建制300人,下辖三个中队。当时琼崖红军主力部队损失殆尽,师政委、师长、参谋长全部牺牲,剩下60多名游击队员都分散到各地。决定在云龙改编,只有母瑞山坚守的28人,琼东30多人12支枪、文昌40人40支枪,乐万7人7支枪,其它县委一卒一兵发动不起来,仅凑到130多人枪,国民党政府决不同意,改编就要落空了。正在这时,张兴同志率儋县委组织的150多人的革命武装队伍,150多支枪以及车辆、马匹、粮食赶到,确保改编的成功。去的人有父子兵、兄弟兵,有指挥官、老红军、医官文书,人才齐备。主持改编的冯白驹和儋县委成员一一握手,感慨地说:“没有儋县这支队伍,改编就会落空。感谢儋县人民的支持。”连有严重偏见的《红旗不倒——中共琼崖地方史》的主编也不得不承认:“云龙改编,其中儋县县委发动的人枪最多,贡献最大”。

云龙改编任冯白驹为队长,马白山为副队长、张兴为政训室主任。黄天辅(正容)和张赞薪两名儋州人担任儋州武装力量组建的第二、第三中队中队长。云龙改编是琼崖国共合作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共产党领导的琼崖革命斗争史上的重大事件,它支撑了海南革命23年红旗不倒,在抗日斗争和迎接大军解放海南起了关键的作用。在今后战斗中,儋县就有544名优秀指战员光荣牺牲,用他们的鲜血,染红了琼崖纵队的旗帜。

三、从儋县抗日武宣队到抗战胜利。

日军侵儋前夕,国民党儋县县长陈宗舜系爱国抗日人士,与当时的中共南方工委书记张云逸大将深交,共产党员的儿子又被国民党杀害。到儋同中共儋县委书记李汉联系上后,决定两党合作,发动全县抗日运动。因而以儋县中学“抗日宣传队”为基础,成立“儋县抗日武装宣传队”,县府注册备案,发给公章、活动经费和枪支弹药。共产党员吴浪渡首任队长,谢凤安接任,潘江汉任副队长,队员张绍箕、林荫森、吴明、李维唐、羊城高、唐承尧、陈爱英、谢名更、唐台山、万珍、郑杏桃、郑主东、郑涛声等后来都成了儋县共产党组织的各级领导人和琼崖纵队的指挥官。这支队伍,不仅下到乡村宣传抗日救国,并吸收一批有志青年加入组织。到了1937年8月,根据特委指示,中共儋县委成立了儋县武装委员会,李汉任主任,张兴、潘云汉、黄振亚、黄金容和黄振陆为委员,并把“武宣队”部分队员吸收进来,自此,儋州革命的第一梯队、第二梯队就形成了。为了抗日,黄金容兄弟变卖田产和红鱼船,得款献给党组织,又捐步枪2支。蒲公才发动江北共产党员捐枪,其它区委也捐60多支,先后建立100多人的儋县武装大队建制3个中队。张赞薪在道南村组建60多人的独立中队,蒲国材在峨蔓地区又组建100人大队,黄振亚、潘祥汉在海头地区组建120多人的二区抗日大队和50多人的特务中队。这些队伍成为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后来加入琼崖独立总成编为第三支队。

1939年4月16日,在儋县汉奸头目吴卓峰、周颂清的带领下,日军登陆白马井,占西方巷作兵营,在伏波庙设立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并建立警察队、宣务班和水路部,建起碉堡(南司子弟学校边的水塔碉堡仍保留)。随即占领县城新州及新英、中和、王五、海头等地,并在儋县中学建司令部,5月4日攻占琼西全镇那大。至此,全岛各县城主要集镇全被占领。

日军占领期间,无恶不作,杀人方式千奇百样,枪毙、砍头、用刺刀捅死、丢进大海、水井,用军犬咬死、活埋等,讯问电昏后泼冷水,脱光衣服吊打,头不到地,活人放到火炭上,丢到仙人掌上,捺头进咸海水。还在那大、白马井设慰安妇,儋州女子多自尽,就从临高捉人来换。

当时国民党政府及其大部分部队撤进山区躲藏,中共儋县委也迁到光村白沙塘驻扎。5月5日,日军占领光村墟。共产党领导的第九中队和振德乡的游击中队转到七里,日军200多人进攻七里、两支队伍并肩作战,群众奋勇支持,激战一天,毙伤日军官1名和士兵10多名,夜袭长坡据点,打死3名哨兵炸毁长坡桥,打响了儋县抗日第一枪。

5月19日,在王焕大队长提议下,我第三大队联合其第三、第四游击大队及各乡游击中队,共500多人,埋伏黑岭、主动出击,击毙日军12人,伤20余人,击毁日军车9辆。真正打响了正面抗日的第一枪。我方中队长吴寿均、吴定贤、中队副符筹、女班长符彩英及战士18人牺牲,5人受伤。

黑岭伏击战,特委看到儋州人的战斗实力,派副总队长马白山赴儋指挥作战,攻打那大重镇。当时驻那大日军200多人,伪军100多人、约400多人。卡住了通往五指山及黎、苗山区关口。于是,要我第三大队200多人为主力,发动洛基、陶江、南丰、和祥、清平、兰洋的农民武装1500多人,持粉枪群众2000多人,共4000多人围困那大日军。10月21日战斗开始,夜间吹号、鸣枪、呐喊扰袭,白天围而不攻。到11月5日深夜进行佯功。如惊弓之鸟的日军弃城逃窜新州方向,伪军100多人束手就擒,200多名日军被沿途游击队,群众击毙10多名。在桶井头岭,日指挥官吉村幸雄被水井群众曾澎勇打死枭首,缴获指挥刀、60多支枪和一批子弹。日军为枭首军官做法事的“镇魂石”仍留在那大。

攻克那大,振奋军心、民心。全县掀起参军参战热潮。为此,特委指示谢凤安和符志行同志创建大南区抗日根据地。关键时刻,张兴叛党,带走九中队100多名武装人员。海头地区党的武装攻克海头伪维持会和警察队、盐务所、处决会长麦兆丰等,重新启用黄金容任县委书记。儋州革命力量的兴起,特委决定黄金容、黄振亚在儋组建第六大队,黄振亚任大队长,黄金容兼任政训员。途径抱舍,遭日军袭击,二黄英勇牺牲,由吴浪渡任代书记。1940年6月,大南区委在武教村宣布成立,符志行任区委书记,羊德光、黄正容和王之吉任委员,并成立大南区抗日民主政府,并建立以羊德光为首的锄奸队。

由于锄奸队活动据点在罗便一带,10月,日军以发“良民证”为名,把诱骗集中的村民用机枪扫射,当场杀死七、八十人,烧房焚尸,尸体烧焦变形,难以辩认,目不忍睹。对西北部实行“Y1作战”,烧毁几百个村庄,杀害数千名群众,特别是牛根村坚持抵抗三天三夜,日寇进村杀了200多名村民。

12月份,日伪联手“反共灭独”,出动3000多人,偷袭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机关驻扎的澄迈美合村,死伤惨重,只剩800多人突围到大南区,寄住木排村一带。休整后600多人由冯白驹带领向琼文根据地转移,剩下200多名伤员和“琼公”学生分散住在老百姓家,一个多月后才偷偷转移。

“美合”事变后,驻扎儋州的第二支队调离,参加创建五指山中心根据地。马白山同志提议在儋创建第四支队并兼任支队长,并由潘江汉、符志行、王景星等当地共产党人分别担任第一、第二、第三大队队长,确保1942年7月儋临抗日办事处在略茂村成立。

第四支队的建立后,符志行组织11人的精干小分队在巴总桥伏击日军车。炸毁军车一辆,毙日军9人,缴获机枪一挺,步枪5支和一批子弹。1943年2月又在白南村附近伏击几百名日伪军,毙伤40多名敌人,日军出动飞机大炮增援,我方伤亡20多人,符志行同志身负重伤。1943年5月,潘江汉在洛基担八种村率兵50名,袭击监督修路的16名日军,打死15名,缴机枪一挺,长短枪10多支。潘江汉因路过西方村时,养病的县委书记谢凤安给几个光洋给他解决部队给养,正好带在身上被敌机枪扫射,打中身上的光洋。没穿透,光洋救了他一条命。接着又在日龙桥伏击,击毁军车一辆,毙敌30多名,缴获手提机枪一挺,步枪20多支。

到了1943年的端午节,符志行带领200名指战员到迈格村休整,有汉奸告密,日伪军出动1000多人对迈格进行层层包围,还从海口调来二架飞机轰炸。我部和迈格村群众奋起还击,击毙日指挥官松本八朗和200多名日伪兵,打退敌人的200多次进攻,我方牺牲十几位指战员,坚持一天一夜,乘夜色突围。敌人进村,焚毁民房,杀害配合部队作战的村民符德照、符赐材等群众,有的丢进水井用竹杆捅死。迈格战斗是日军登陆海南以来,投入兵力最多、作战时间最长、伤亡最大的一次战斗。符志行同志荣获“抗战模范”特别勋章奖,现存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博物馆。尔后,敌人报复,出动250多人,包围“江川”党支部驻地吴村,杀害全村326人,烧房216间,3天后仍有80多具尸体无人敢收尸埋葬,当场只有小孩羊有干生还,另有外出的29人免难,这就是震惊琼崖的“吴村惨案”。

为了粉碎敌人的“蚕食”和“扫荡”,10月,派老红军林木青进入大星、大成、南辰、和盛,开辟四里抗日根据地,为创立白沙根据地,建立儋白边区抗日民主政府奠定了基础。

1944年6月,开始反攻日军和抓策反,不断扰敌据点,一举解放了有300多名顽军盘踞的新洋市和木棠全境。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但一直到29日,挺进支队在白沙毛贵乡击溃保元团时才知道消息。潘江汉、江田到儋县中学与日军谈判。日军乘机向那大、白马井逃跑。而汉奸头目吴卓峰逃窜三都老家,抵抗马白山部队,打死我方指占员70多人。支队部护士长等人被俘后砍头示众,无人生还。三都革命烈士纪念碑纪念了这次壮烈的战斗。解放后吴卓峰被捉到海口枪决。

儋县军民在抗战当中,击毙击伤日伪军2000多名,俘虏200多人。而我党政军干部有400多人英勇牺牲,30000多名群众惨遭杀害,200多个村庄被推毁,1000多0间民房被焚毁。

四、从46军进剿儋县到迎接大军解放海南。

日本投降后,内战爆发,全副美式装备的46军渡琼“进剿”琼崖。10月20日,175师进驻那大。22日,徐进生、黄华乾部进攻四区民主政府驻地杨园村,区常备中队奋战二昼一夜,打死打伤10多名敌人,被攻陷。全村121人被杀害103人,县区乡干部战士牺牲56人,多人被火烧死,24户68间民房全被烧毁。东成、中和等相继落入敌手。

此时,有200多人的符绍昌大队盘踞白马井,到处杀人放火。潘江汉副支队长采取“引蛇出洞,聚而歼亡”的作战案,用半个小时歼敌,击毙击伤80多人,俘虏大队长符绍昌及其部下官兵100多人,缴获枪支100多支。

当时我县委县政府机关和四支队队部驻在王五。46军动用一个团的兵力,在保六团的配合下,以数倍兵力围攻王五,每连都有七、八挺机枪,配有逼击炮、60炮,而我方只有二大队和不足一个连的常备队。这时年关已近,家家户户忙于张罗过年。二大队派一个连在外围阻击敌人,两层防线被敌突破,我军凭骑楼与敌开展巷战,战斗几小时,我方伤亡四、五十人,大队长王平山受伤,副大队长黄克阵亡。在附近活动的一大队接到“十万火急”公函,郭壮强、林荫森率部驰援,内外夹攻,逼近敌指挥部。乘敌慌乱,掩护机关和家属向四里解放区转移。敌人攻占王五,搜索800多家,杀害共产党员和家属、群众31名,劫走耕牛250多头,23名当地妇女拒辱而被杀害。第二天又进犯老区徐浦村,杀害群众7人,焚毁房屋300多间,全村洗劫一空,黄汉清进士的故居劫难中荡然无存。

为粉碎46军的围剿,我主力进入南正山,郭壮强部在洛基地区袭击敌先头连,毙伤敌30多人。3月份又在东成歼敌保安团孙文明连。

在白色恐怖当中,我县委工作队、区乡干部和常备队战士60多人到德洋乡的水喉岭露宿,被叛徒告密,并带黄华权营和保安团500多人突袭水喉岭,我军政干部33人牺牲,9人受伤被捕,仅有10人突围。

1946年10月,46军奉调山东战场,调来了人称“天上雷公”的杨开东团到儋州,并兼县长,提出十杀:共、通共、窝共及为共通情报,征粮、征款、宣传、破路、盗电线、说情者杀,施行“五家取甲、十家联保”。为此,一大队在陶江伏击,毙敌32名,俘虏8名,缴轻机、步枪、炮筒50多件。

秋季攻势后,国民党的“伯陵防线”动摇,十万军心不稳定。1949年12月13日,毛主席下令43军、40军解放海南。1950年1月,琼纵派作战科长郭壮强回家乡,组织船工北渡配合。第一批6人从南岸出海,第二批由蒲蓁、林帝卷带领22人从泊潮出海,第三批从新英出海,第四批发动住北海的儋州船工,共150多人,在雷州半岛为渡海作战部队讲习海事,指导囚渡。1950年3月5日,由郭壮强及船工带领40军118师参谋长苟在松率领的799名加强营官兵,6日下午从白马井超头海滩强行登陆。渡海军队本着“宁可前进一步死,不愿后退半步生”的大无畏精神,冒着天上飞机炸,海南军舰轰,陆地步兵扫射的危险,在以儋州兵为主力的8团、9团接应下,以前后牺牲20多人的代价,安全进入白沙阜龙解放区,与琼纵胜利会师。他们打乱了敌人的部署,45天后,4月16日,迎接大部队从临高角登,解放海南岛。4月22日,新州解放,4月24日那大解放。

在解放战争中,我们有700多名战士、干部英雄牺牲。被杀害群众2万多人,80多个村庄被推毁,1万多间房屋被焚毁。

这次战斗,历史上称春攻解放。1950年5月1日,在县城新州召开一万多名代表参加的庆祝大会,县委书记兼县长羊德光,副书记吴景清,副县长谢维新在会上发表了激动人心的讲话,宣布4月22日为儋县解放纪念日,儋州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它将永远载入中国革命的光辉史册而彪炳千秋!

 


下两条同栏目信息:
  • 把握好党的十八大主题
  • 市关工委举办基层关工委“创先争优”活动培训班

  •  

     

    网站导航   使用帮助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后台管理

     

    版权:儋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地址:海南省儋州市那大中兴大道市政大楼一楼0127室
    电话:0898-23323963 电子邮箱:x23323963@163.com
    儋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网制作支持单位:市人事劳动保障局、市就业局